收藏本站
 
新闻详情

美业O2O抢占亿元风口

来源:转载浏览数:41

  据《中国美容经济年度报告》显示,在未来五年内,中国美容服务业营业总收入将突破40000亿元。对于美业(泛指美容美发美甲行业)O2O来说,不但借助消费趋势的东风,还因为身处这个O2O最好的时代里,其迎来了发展高潮。

资本热捧

  在大众消费领域,女人是永远的核心。哪怕你做的是风云突变的互联网,这条金律也是以不变应万变的最强宗旨。

  从去年年末到今年上半年,互联网的创业风口终于转向了更为细分的美容、美妆、美甲等。

这个风口有多大,就连网络红人罗玉凤都忍不住发声:“总理鼓励全民创业。我觉得他说得有道理,只要努力你就是老板!我有一个美容创业项目,目标融资1000万,希望大家有兴趣。”她甚至有板有眼地把项目计划发布到了投融资网站投融界上。

其项目内容是这样的:致力于美容技能学习、技能分享、技能交易、课程招生、课程销售、上门教学、上门服务的综合性云教学平台,服务于广大爱美人士。用户可实现随时在线学习自己想学的美甲、美睫等美容课程,或者联系美容老师上门指导服务。美甲师、化妆师们可随时上传自己擅长的课程,打造自己的个人品牌,实现技能变现、自主创业等功能。

据罗玉凤自己在微博上透露,她到美国一段时间后,便做了美甲师,新的创业项目和她这段经历不无关系。

  抛开娱乐性,事实上,罗玉凤所计划的项目与国内目前发展火热的美业O2O行业是相当吻合的,资本市场对行业的投资也风头正劲。

5月底,唯美会宣布继天使投资之后又获得赛马资本500万美金的Pre-A轮融资;2月,河狸家宣布融到CBC宽带资本和IDG资本的5000万美元C轮投资……据媒体不完全统计,仅北上广三地,涉及O2O上门服务的项目累计融资额已约为17亿元。

 “去年甚至更早就有美容、美发、美甲的APP出来,大多数都在默默地做,开始推广是在去年后半年,一方面和O2O的整体发展有关系,另一方面是有像河狸家这样实力和资源相对雄厚的公司跳出来投入和推广,带动了整个行业,投资潮也是从这时候开始的。”一曾在国内某美容APP公司做市场总监的金某对新金融观察记者表示。

  根据《2014年Q4中国美业O2O发展报告》的数据显示,目前中国整个美业市场规模很大。美业线下专业店有两三百万家,整个线下高度分散,全国统一品牌的连锁店、旗舰店等没有一家能够占据5%的市场份额,未来几年整个美业市场的规模还将翻倍。

除了与国内热点相契合,罗玉凤的想法也是有国外范本模式的。

在河狸家们风行之前,其国外的参照是英国美业平台Wahanda。与国内资本火热的现状类似,今年5月5日,Wahanda刚刚宣布获得了4600万美元D轮融资。此前,其已经获得过三次共计3760万美元的融资。

 Wahanda创办于2008年2月,总部位于伦敦,投资方为日本招聘巨头Recruit,Recruit在日本当地也投资了一家同类型公司,名为Hot Pepper Beauty。

Wahanda最早是女性保健、美容和健康社区网站,后来则开办了O2O业务。截至2015年1月底,Wahanda共打通了超过8000家SPA和沙龙店供用户在线预约到店服务,并且以每年280%的速度快速增长。目前业务覆盖面在整个欧洲。

  值得一提的是,Wahanda的盈利模式十分简单明了,即抽取佣金获利。这与国内的美业O2O十分不同,在国内,除了公司与公司之间的竞争,还存在着模式之争。

模式之争

  在国内,最基本的盈利模式固然也是抽成模式,除此之外,还有产品代理模式和平台模式。

所谓产品代理模式,河狸家推出的上门美容服务是一个典型,它坚持不分成,但规定美容师必须使用阿芙精油产品(河狸家创始人雕爷创办的另外一家公司产品)。

而平台模式则是目前大型成熟O2O公司所习惯采用的模式。

近段时间以来,诸多涉足O2O的公司纷纷表示要进军美业。对此,聚美优品方面向新金融观察记者证实,聚美在近期也要上线美业O2O。

早先聚美就在北京前门开设了线下店,作为体验点,但一直不温不火。今年,其又在王府井筹备第二家店,相比此前改进的是,顾客可在店中做皮肤分析和咨询、清洁和护理皮肤,做整体彩妆造型、美甲以及身体SPA等。现在看来,这些更新与其即将要上线的O2O业务不无关系。

聚美优品方面向新金融观察记者透露:“会以平台的形式来做,在网站和应用里接入现有美业O2O的APP,不会自己直接做。”目前其应用接口还未正式打开,但背后所接入合作的公司应该已经谈成。

对于成熟网站来说,平台模式相对保守且稳健。比如大众点评到家服务上线首批接入了嘟嘟美甲、功夫熊、e袋洗、e家洁等服务商,一次覆盖美甲、美睫、推拿、洗衣、家政5个品类,同时风险也较小。

  与之类似,美团网不久前也宣布推出上门服务开放平台,接入家政、美业、汽车洗护等品类。其服务商包括了嘟嘟美甲、e家洁、云家政、赶集易洗车等。据了解,美团暂时不向服务提供商收取佣金及手续费。

  正如美团网CEO王兴在美团网2015年年会上所说——2015年将是真正的O2O大决战之年。

投入了大量资金和精力的58到家,其中的美甲业务虽然是在去年11月底才发布,但在正式推出50天后,日订单量就达到1万单。

与平台模式公司相比,河狸家们的竞争环境越来越激烈。新业务在酝酿期,其他公司就迅速咬合跟进。例如河狸家正准备上线的美发服务,58到家中58美发板块也开始了内测。

 “我们决心做O2O到家服务的第一天就不是为了打一场索马里的游击战争,我们第一天就想打一场太平洋战争。”58到家CEO陈小华曾这样说。

这样猛烈的势头直接导致了抢占市场的战争,而这一战争又多是由烧钱开始的。

5月底,河狸家宣布将进行成立至今投入最大的一次用户补贴计划,投入1亿元。这仿佛又回到了互联网APP跑马圈地的老路。

通过优惠的价格打入市场,一方面可以针对其他公司建立壁垒,另一方面也可以培养尚未完全形成的用户习惯,尽管这未必是维持用户黏性的最好方法。

“价格战必定是有影响的,特别是小公司。”金某说,“虽然美团、大众点评、聚美等都开放了接口,但并不意味着所有小公司都得救了。筛选出来的接入公司已经是淘过一遍沙的。更何况做美容美发美甲并不像在淘宝上卖产品,不属于高频次消费,在各种压力下,有很大淘汰危险,我所知道的拿到过融资后倒闭的创业公司也不少。”

初创公司渴望平台型公司的流量资源,但并不是所有公司都能倚仗上。强势公司依旧强势,比如单嘟嘟美甲一家公司,就同时接入了美团、大众点评和聚美三家。这是一般小型公司很难做到的,所以有不少公司并没有撑到第二轮融资。

现实与定位

  大多数创业型公司涉足美业O2O的初衷都是类似的。

传统美容公司和技师的关系主要以抽成形式为主,但因为场地和硬件需要耗费大量成本,所以往往超过一半的消费金额都要被美容公司抽走,但技师本身也很难脱离美容院存在。

互联网化之后,技师们相当于对引流的载体多了一个选择。脱离门店之后,因为减少了房屋水电等线下投入,服务价格也大幅下降,许多技师通过互联网接单,收益甚至达到100%,这是他们此前根本不敢想的。对线上APP来说,也是一个良性循环。

但理论总是相对理想化的,在现实中,这些公司面临着许多细节问题。

“很多这个领域的创业者都是从预约入手,力求通过线上预约线下服务的模式形成商业上的闭环,我们也同样再走预约这条路,但坦诚来讲,线上预约这个事其实做起来很难。”约惠吧创始人、亿欧网专家作者王金勇对新金融观察记者表示。

约惠吧是针对生活服务类预约交易的管理平台,主要涉及行业包括美发、美容、美甲、康体等领域。

 “预约必须要具备两个条件:第一,你必须熟悉她或她很了解你;第二,产品或服务的市场化程度较高。”王金勇表示,“美业行业特性决定着这是一个消费频率较低、消费额度较高的领域,它的一个核心盈利指标是老客户的留存率和新客户的回头率。”

但现实情况是,老客户往往已经有了熟悉的商家、技师和心理价位,打破其中黏性并不易,而新用户则很多是为了优惠体验而来。

由此可见,越是高端用户,美业O2O往往越难撬动。换句话说,美业O2O对线下产生影响的大多是中小美容院。而对于动辄消费上万的高端美容院来说,其用户群体所追求的体验比单纯的价格优惠、时间地点便利要更多。

这就是为何线上美业需要找到自己的定位和打法。

“比如在O2O行业的APP里,有个特定玩法,就是跨界合作。有的合作是为了联手推广,是纯推广层面,比如你使用我家政的APP,我赠送你某个购物APP的优惠券,还有一种相对深度的合作,有业务拓展和对接。”金某说。

  如易到用车就是河狸家和美到家的合作方,分别推出了“美甲专车”和“美容专车”。在合适的条件下,用户不但能解决用车的问题,还能在路途中就完成各项“美”的工作。

再比如河狸家最近还与必胜客合作,将32家必胜客作为了河狸家用户美甲的小据点。

对于消费者来说,目前正属于消费习惯逐渐建立的阶段。河狸家在上线一周年发布了《五大城市女性美业消费报告》,其中指出,自2014年3月成立至今,其服务用户已近100万,日均单量近7000单,其中预约上门美甲的用户占比75%,其他依次是美睫、化妆造型和手足护理。

而在进入今年2月份以来,公司的年会妆和晚宴妆订单量比平时增长122%,越来越多的女性用户开始尝试在出席正式场合时请专业的造型师打理妆容。

这是一种消费习惯的变化,特别是化妆,过去只集中在结婚、拍照、庆典活动等,且单价较贵,现在,包括面试、相亲等活动都可以下订单。且基本上不受时间和地理位置的限制。

根据上述消费报告,在河狸家创立初期,69%的用户预订美甲的场所是在商务区和购物中心,如今则变为78%选择社区周边的地方。这些潜移默化的变化都代表了用户群体接受度的增加。

分享网站
分享网站